海通宏观:需求稳+基数低 外贸大幅回升

数据表现:   根据海关总署统计,美元计价下,19年12月我国出口总额同比增速7.6%,进口总额同比增速16.3%,贸易顺差规模467.9亿美元。我们的点评是:需求稳+基数低,外贸大幅回升。   概要   出口增速转正。19年12月我国以美元计价出口同比增速7.6%(前值-1.3%),19年全年出口增速0.5%。12月美、欧、日制造业PMI小幅回落,但整体企稳趋势不变,而18年同期基数偏低,对出口增速转正亦有贡献。   外需大多回暖。从国别和地区来看,19年12月我国对美国(-14.6%)、日本(-3.4%)出口降幅收窄,对欧盟(6.6%)出口增速转正;新兴经济体中,对东盟(27.4%)、印度(7.8%)、中国香港(1.9%)出口增速均明显回升,仅对韩国(-5.6%)出口增速继续放缓。   进口大幅回升。19年12月进口同比增速大幅升至16.3%(前值0.8%),同样有低基数的贡献,19年全年进口增速-2.8%。从数量看,12月我国进口大豆(66.8%)继续大增,进口集成电路(60%)、铁矿石(16.9%)和铜(22.6%)增速都明显提升,进口原油(3.9%)增速略降;从金额看,价格因素也有贡献,集成电路(30.2%)、铁矿石(35.5%)、铜(17.7%)和原油(2.9%)进口增速均改善。此外,自动数据处理器(32.7%)、汽车零配件(28.7%)、初级形状的塑料(8.7%)进口增速也大幅提升,且去年10月以来增速就持续反弹,印证电子、汽车等相关行业生产和需求改善。   顺差明显改善,人民币汇率回升。19年12月贸易顺差467.9亿美元,为近6个月的新高。虽然12月外贸的改善不乏低基数的贡献,但我们预计2020年外贸较2019年好转仍是趋势:一是在于外需在去年4季度以来整体企稳,全球制造业PMI指数目前已从去年3季度的底部持续回升到荣枯线上;二是在于中美有望签署阶段性协议,未来双方若取消部分高额关税,将有助于提振企业预期、减少对出口的抑制。   贸易担忧短期缓和,短期也有助于人民币汇率升值。19年贸易摩擦使人民币汇率出现较大幅度贬值。去年4季度以来,中美磋商释放缓和信号,人民币汇率已经从7.1左右重新升值到6.9附近。去年美国降息3次合计75BP,中国MLF政策利率仅下调5BP,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在120BP以上,人民币汇率仍有支撑。随着未来外需企稳改善、中美关税部分取消,贸易摩擦导致的贬值压力将进一步减轻,有助于人民币汇率升值。   根据海关总署统计,美元计价下,19年12月我国出口总额同比增速7.6%,进口总额同比增速16.3%,贸易顺差规模467.9亿美元。我们的点评是:需求稳+基数低,外贸大幅回升。   1。 出口增速转正   19年12月我国以美元计价出口同比增速7.6%(前值-1.3%),19年全年出口同比增速0.5%。19年12月美、欧、日制造业PMI小幅回落,但整体企稳趋势不变,而18年同期基数偏低,对出口增速转正亦有贡献。   2。 外需大多回暖   从国别和地区来看, 19年12月我国对美国(-14.6%)、日本(-3.4%)出口降幅收窄,对欧盟(6.6%)出口增速转正;新兴经济体中,对东盟(27.4%)、印度(7.8%)出口增速均明显回升,内地对中国香港(1.9%)出口增速改善,对韩国(-5.6%)出口增速继续放缓。   从贸易方式看,19年12月一般贸易(7.9%)出口增速大幅转正,加工贸易(-5.4%)出口跌幅缩小。从产品类型看,19年12月劳动密集型产品(11.0%)大幅增长,机电产品(7.6%)出口增速由负转正,高新技术产品(0.6%)出口增速小幅回升。   重点商品的出口增速大多改善。19年12月集成电路(34.8%)出口增速创19年新高,服装(5.4%)、纺织(11.4%)、家具(12.3%)、汽车零配件(3.1%)出口增速由负转正,塑料制品(20.7%)、鞋类(11.0%)出口增速改善,钢材(-16.4%)、手持无线电话机(-5.4%)出口跌幅缩窄,仅自动数据处理设备(-8.2%)出口增速跌幅扩大。   3。 进口大幅回升   19年12月进口同比增速大幅升至16.3%(前值0.8%),同样存在低基数的贡献,19年全年进口同比增速-2.8%。从数量看,12月我国进口大豆(66.8%)继续大增,进口集成电路(60.0%)、铁矿石(16.9%)和铜(22.6%)增速明显提升,进口原油(3.9%)增速略降;从金额看,价格因素也对进口有贡献,进口集成电路(30.2%)、铁矿石(35.5%)、铜(17.7%)和原油(2.9%)增速均改善。   其他重点进口产品中,19年12月医药品(22.8%)、汽车底盘(18.9%)进口增速维持高位;而自动数据处理器(32.7%)、汽车零配件(28.7%)、初级形状的塑料(8.7%)进口增速大幅提升,这几类商品的进口增速自去年10月以来持续反弹,印证电子、汽车相关行业生产和需求改善。   4。 顺差明显改善,人民币汇率回升   19年12月贸易顺差467.9亿美元,为近6个月的新高。虽然19年12月外贸的改善不乏低基数的贡献,但我们预计2020年外贸较2019年好转仍是趋势。原因之一在于,外需在去年4季度以来整体企稳,全球制造业PMI指数目前已从去年3季度的底部持续回升到荣枯线上;原因之二在于,中美有望签署阶段性协议,未来双方若取消部分高额关税,将有助于提振企业预期、减少对出口的抑制。   贸易担忧短期缓和,短期也有助于人民币汇率的升值。人民币汇率与美元指数强弱以及中美利差相关,而19年贸易摩擦升级使得人民币汇率在美元指数没有走强、中美利差持续扩大的情况下,依然出现较大幅度的贬值。去年4季度以来,中美磋商陆续释放缓和信号,人民币汇率已经从7.1左右重新升至到6.9附近。   去年美国降息3次合计75BP,中国MLF政策利率仅下调5BP,到目前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仍在120BP以上,意味着人民币汇率从基本面看仍有支撑。随着未来外需企稳改善、中美关税部分取消,贸易摩擦导致的贬值压力将进一步减轻,有助于人民币汇率升值。 (文章来源:姜超宏观债券研究) (责任编辑:DF064)